周小川陸家嘴講話全文來了!涉及中美貿易摩擦、人民幣匯率等諸多重要問題

6月14日,在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上,中國金融學會會長、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等眾多大佬回答了中美貿易摩擦、人民幣國際化、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等諸多重要問題。

6月14日,在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全體大會五:全球經濟增長新視野下的中國金融開放)上,中國金融學會會長、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和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共同獲得者、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Paul ROMER接受主持人提問,回答了中美貿易摩擦、人民幣國際化、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等諸多重要問題。

(圖為周小川)

周小川首先指出,打貿易戰沒有贏家,大家都輸,他提出了貿易摩擦兩大治本辦法,一是通過貿易談判,通過WTO改革要使搞錯的貿易政策回歸正常,這是對癥下藥;二是對于中國來講,對美國出口減少的部分要盡可能通過擴大銷售渠道出口到其他國家,中國潛力蠻大。

周小川擔憂,貿易領域產生的問題有可能再度觸發全球多個國家競爭性貶值。“貿易戰如果打起來,很容易再次出現匯率的變化,有可能過去達成防止競爭性貶值的共識會重新受到挑戰。如果大家都靠競爭性貶值的話,整個世界的金融秩序也會混亂,大家都不會得到好處。”

他還回憶次貸危機:“從我當時做央行行長角度來講,那個時點出現對于人民幣的需求超出我們事前的預料”,從而指出,個人理解人民幣的使用和人民幣下一步的前景,很大程度上和美元有互補性,因為全球金融危機的發生是在美國,次貸危機在美元發生,美元波動了,流動性不足了,創造了機會大家就尋求使用人民幣。

以下是周小川發言全文:

周小川眼中的貿易摩擦治本辦法

中美貿易摩擦深受全球關注,主持人首先向周小川拋出了一個問題:國際貿易大背景的變化,會如何影響全球經濟、中國經濟甚至包括美國經濟,同時對全球金融市場包括對中國金融市場的影響?

(圖為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Paul ROMER)

周小川表示,首先,大家都說打貿易戰沒有贏家,大家都輸。意思是大家的GDP都面臨不同程度的收縮,首先從宏觀上來講,增長放緩或者收縮所會帶來副作用,一般采取一些更為積極或者擴張性的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

在調整經濟增長速度增強信心方面,因為貿易摩擦會打擊不同人的信心,也打擊了金融市場。這種情況下,宏觀政策的調整肯定會起到一定正面的作用。與此同時,這些宏觀政策一般是總量政策,它的針對性很難直接補償到那些因為貿易受到損失的出口者和進口者。首先有一些出口產品出不出去了,數量寬松的貨幣政策想傳導到具體的點是有很大難度的。

在周小川看來,不只是美國,各個國家都一樣。這些政策雖然有正面的作用,但針對性不可能太強,不可能對癥下藥。在短期宏觀政策調整下,還是應該追求更治本的辦法。

從我看來治本辦法有兩個:一是通過貿易談判,通過WTO改革要使搞錯的貿易政策回歸正常,這是對癥下藥。二是對于中國來講,對美國出口減少的部分要盡可能通過擴大銷售渠道出口到其他國家,我認為中國這方面的潛力還是蠻大的。中國現在出口的產品質量相當不錯的,價格適中合理,全世界70多億人口,少幾個億的需求之后,還有很多地方可以銷售這些產品。”周小川指出,政策制定上要有一些鼓勵出口多元化發展的進程,用兩三年時間慢慢你可以找到新的出口市場,建立起新的出口市場。

出口多元化以后,金融現象反過來對于匯率會產生一定的壓力,一方面宏觀政策要作出一些響應,另外一方面還要治本,貿易上出的問題還是要靠貿易上的辦法來根本解決。在這個解決過程中,肯定對金融市場不同產品不同板塊也會產生一些沖擊。

擔憂觸發全球多個國家競爭性貶值

此前,周小川稱“7”不見得要當做人民幣匯率底線一度引發熱議。6月7日,央行行長易綱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被問及匯率是否有紅線,易綱不認為人民幣匯率的某個具體數字更重要,他表示貿易戰可能會給人民幣帶來暫時性的貶值壓力,但噪音過后,人民幣將回歸穩定,“關于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這一點,我們非常有信心。”

對于人民幣匯率問題,周小川坦言:“我個人對于人民幣匯率的走向最近沒有太多研究。但貿易領域產生的問題有可能再度觸發全球多個國家競爭性貶值。出現這種情況下,如果不希望受到這種損失,往往造成的可能性就是匯率貶值,就容易再度出現像全球金融危機發生以來的所謂競爭性貶值。”

G20國家曾經在上海開會時各國財政部長和央行行長曾達成過共識,大家要共同努力防止出現競爭性貶值,周小川認為這是G20的工作機制中取得的一項很重要的成果。貿易戰如果打起來,很容易再次出現匯率的變化,有可能過去達成防止競爭性貶值的共識會重新受到挑戰。如果大家都靠競爭性貶值的話,整個世界的金融秩序也會混亂,大家都不會得到好處。

周小川接著說,現在有很多是市場參與者做出的反應,他們覺得受到損失了,需要作出調整。我希望這件事情一是隨著貿易政策爭取調整回正軌,這樣信心可以得到恢復。二是G20大阪峰會馬上要召開,全球金融穩定理事會應該借這樣的場合,重點研究這個問題,對全球金融市場給予一定穩定的信號。

中國將來在有些方面可能會領先,阻擋不了

“這么多年我們研究宏觀經濟,其中一個任務就是研究生產函數和消費函數,所以你想弄清楚生產是怎么漲上去的,消費是怎么提高的。科技發展是一個什么函數是取決于什么樣的內容造成了科技的發展,我認為有兩類:一種科技發展是和科技投入相當有關系,包括人才培養、教育程度還有科研經費和研發經費,研發經費往往有很大的時間滯后,由研發經費吸引了人才,建立了實驗室,買了實驗室的設備,又經過多少年的積累最后形成研發產品。”周小川介紹。

在全球來講,相當大一部分的技術是可以買賣的,使用權是可以買賣的,科研設備是可以買的,過去你沒有實驗室,你把這些設備都買來了,你就會雇傭很多科研人員,積累慢慢就起來了。

觀察80年代的時候,中國技術人才也很少,科研經費研發經費很少,研發條件很差,那時候就不容易出成果,有些人寧愿到其他發達國家去做實驗,在那里發展。這些情況慢慢發生很大的變化,其中有一個東西是政府的有關政策,是否對研發給予充分的激勵。中國在改革開放早期財政捉襟見肘也拿不出錢,后來慢慢對于研發的投入以及對于研發稅收的扣除等各方面的政策都做了相當大的改進。我認為中國目前的研發也會越來越出相當多的成果。

從有了投入、有了政策激勵,有了設備、有了人才到出結果,有的時間長,有的時間短。現在有很多科技領域的發展能夠追上,還有一些東西就是要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長時間的功夫才能積累。出現這種情況時,雙方都要冷靜地看待。

“中國在某些方面和發達國家還有很大的差距。”不過,周小川指出,“鐵幕”其實最后不會有太大的結果,也不能根本阻止新興市場、發展中國家特別是中國科技進步。中國將來在有些方面可能會領先,有些方面也能創造出很多很有市場潛力的新科技和相關產品,這是阻擋不了的。像貿易領域一樣,如果大家合作形成的生產力是最有效率的,對大家都最有益。硬要割裂的話,都降低了大家的發展速度,提高了大家的成本。

回憶次貸危機:人民幣和美元有互補性

主持人提出,講到中國金融開放,人民幣的國際化在當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下一步中國價值鏈和中國制造可能要更多轉移到新興市場,人民幣在其中又會扮演怎樣的角色?貿易摩擦大背景讓人民幣繼續國際化和資本項目的開放可能面臨一定的挑戰和壓力,如果人民幣不國際化,整個貿易和價值鏈轉移沒有金融的承托,如何把握空間、應對挑戰?

周小川表示,中國金融是需要巨大的轉變和改革,過去基礎是集中型計劃經濟,那時候也沒有真正的銀行,后來我們先把銀行體系建立起來了,我們沒有直接融資的市場,特別是股權市場很薄弱,因此相當長一段時期里風險投資和支持科技發展的融資方面也都很缺乏。現在我們所有這些都是靠開放帶來的,靠開放才知道怎么改,這是一點點的過程,所以開放對中國來講是非常必要的,進一步的金融開放非常重要。

在中國,不管在銀行市場、保險市場、資本市場中,外部資金或者外部機構所占的比例還非常低,所以有很大的潛力。對外開放過程當中,本幣要從過去的估值扭曲、限制較多慢慢走向可自由使用可兌換,這當然不是百分之百的,一定要注意當前世界資本市場有時候是有異常流動的,同時還要有反洗錢、反恐怖融資等等這些必要的管理。

周小川表示,剛才說的好幾個方面都需要人民幣發展,這個過程中,需要大家慢慢對人民幣給予重視。我個人理解人民幣的使用和人民幣下一步的前景,很大程度上和美元有互補性,因為全球金融危機的發生是在美國,次貸危機在美元發生,美元波動了,流動性不足了,創造了機會大家就尋求使用人民幣。

“從我當時做央行行長角度來講,那個時點出現對于人民幣的需求超出我們事前的預料,大家既然有需求,對于全球的貿易結算、貿易融資、對于鄰國金融信心的穩定有好處,我們就推進。推進過程中,有的階段美元或者歐元表現非常好,這時市場參與者會覺得這挺好的,就有一個互補的過程。”周小川回憶。

周小川接著表示,像經濟學家所說的,不管怎么努力,金融危機或大或小總會發生。我們看到了很多經濟危機,這之前也有納斯達克股票泡沫的危機,安然事件可能沖擊小一點。觀察全球,90年代末有亞洲金融風波,沒有過十年又有全球金融危機,歐洲、北歐很多國家1990年前后的房地產危機,我認為這是不可避免的。因此未來危機還會不斷出現,類型可能有所轉換,這種情況下大家對于儲備貨幣、對于價值、對于購買力、對于支付系統的方便性等問題怎么考慮,都會隨著大環境不斷波動的。我很難想象直線型的前進,當前盡管發展“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在很多方面大家都覺得人民幣應該發揮更大的作用,但這仍然是全球市場參與者的自主選擇和他們對風險控制的自主考慮。

金融中心核心是資本市場內容

對于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的建議,周小川稱,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咨詢委員會昨天正式成立,將會討論如何建設好上海國際金融中心。我始終認為金融中心核心可能就是資本市場里的這些內容。在如今電子化非常強的時候,金融業務中有很多業務在哪個地方運作都可以,不需要人聚集在一個城市,通過不斷見面,不斷討論來做事情,需要看到金融中心哪些事最需要大家聚集到一起來做。

周小川提到,我們的咨委會還沒有開始正式討論,先出了幾個題目,有些方面和Paul ROMER先生剛剛說的內容類似,強調股權市場的重要性,同時也強調標準必須要提高,特別強調提高會計標準。同時還要考慮和國際標準的接軌,貨幣可兌換程度也需要提高。現在我們的監管還存在很多薄弱環節,以金融產品為主的市場我們需要按照標準強化監管。此外,人才聚集、信息通暢這些事情都需要不斷往前推進。上海這些年已經打下了很好的基礎,把上海建成國際金融中心的目標早就打出來了,大家的期望值很高,我們還需要做很多事。

21世紀經濟報道 謝水旺 封面圖來自攝圖網

責編 張揚運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經濟新聞社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使用,違者必究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1120190017  

網站備案號:蜀ICP備19004508號-2  

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2025號

明日之后破解版
股票涨跌幅度限制 南阳股票配资 鑫福网 锦鲤配资 熊猫配资 学习炒股 理财通和余额宝哪个好 炒股的技巧 同花顺配资 捷希源配资 点点赢配资 澳洲股票推荐 淘股吧股票论坛首页 2010股票分析师排名 p2p理财平台排名 炒股入门k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