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陸家嘴論壇:周小川、畢明建等談中國金融開放

“2019陸家嘴論壇”于2019年6月13日-14日在中國·上海舉行,論壇主題為:加快國際金融中心建設 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今天上午的議題是“全球經濟增長新視野下的中國金融開放”,期間周小川、畢明建等談中國金融開放。

每經編輯 張楊運

“2019陸家嘴論壇”于2019年6月13日-14日在中國·上海舉行,論壇主題為:加快國際金融中心建設 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論壇由上海市人民政府、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主辦,以下是全體大會五:全球經濟增長新視野下的中國金融開放

國際金融危機后,世界經濟始終難以真正走出低迷。一方面,全球經濟增長動能不足,各 國都在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大潮中積極尋找增長新動力。另一方面,保護主義、單邊 主義有所抬頭,全球化進程出現深刻變革。對此,中國始終倡導堅持開放融通、創新引領和包 容普惠。在這一背景下,中國金融要如何選擇對外開放的路徑和節奏?共建“一帶一路”倡議 為推動中國金融走出去、深化國際經濟合作提供了怎樣的探索和經驗?上海正在建設全球人民 幣資產定價、支付、清算中心以及全球資產管理中心,又將迎來怎樣的挑戰和機遇?

圖片來源:直播截圖

主持人:

楊燕青《第一財經日報》副總編輯

對話嘉賓:

周小川,十二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國金融學會會長

Paul ROMER,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共同獲得者、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

演講嘉賓:

K.V.KAMATH,新開發銀行行長

朱民,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IMF前副總裁

Yasuhiro SATO,瑞穗金融集團公司董事長

Howard MARKS,橡樹資本創始人及聯席董事長

畢明建,中國國際金融股份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及管理委員會主席

任志剛,香港金融管理局前總裁

楊燕青:各位領導、各位貴賓、各位朋友們:大家早上好!歡迎大家來到陸家嘴論壇第二天全體大會,這一場主題是全球經濟增長新視野下的中國金融開放,這是全世界和中國都非常關心的一個重要話題。金融危機以來,全球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圍繞在四個方面:一是全球潛在經濟增長率開始下行,而且無法回到危機以前的水平;第二全球高債務在持續,非常規的貨幣政策我們總覺得可以退出,但最終發現比較難退出,比如下一周美聯儲也許會降息而不是維持退出政策;三是全球科學技術和創新正在帶來革命性的新變化,也在重塑未來的經濟;四是全球化的進程,目前面臨一些逆轉甚至看到了非常多的貿易沖突,這是今天討論中國金融開放包括上海金融中心建設的大背景。

在這樣大的背景下,大家非常關心中國的開放戰略如何制定,包括上海金融中心建設應該如何進一步推進。今天有兩位非常重要的嘉賓,我非常高興能主持今天這一節討論。第一位是大家非常熟悉的周小川先生,在過去十幾年當中,周行長不遺余力推動中國在全球地位的提高,同時讓中國在全球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周行長解讀中國經濟和中國政策,在國際上讓大家明白而且知道中國正在做什么,中國向何處去,如何對中國有信心。非常榮幸周行長今天可以來!

另外一位嘉賓大家也非常熟悉,Paul ROMER,他是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共同獲得者。如果大家看一下Paul ROMER的主頁,你會看到他給自己的三個定義非常有意思。第一個,他1986年的論文奠定一個基礎,在1990年重塑了全球經濟增長理論,一直到今天還對全球有重大影響。第二個是有關“一帶一路”的。第三非常有趣,他對自己的定義是一個創業家。因為他有這三個非常有趣的角色,他在全球受到極大的尊敬,也引起了全球范圍內非常大的爭議,包括在世界銀行。今天我們不會觸及到所有的這些問題,但是還會非常有趣的討論這些問題。

問:從Paul ROMER教授開始,根據你的增長理論,專業化會形成國際貿易和回報的增加,這一屆美國政府以及美國總統我相信他不太理解這樣的理論,你是不是應該教他一些經濟學?

Paul ROMER:首先,我講一點我們不太做的但是應該更多做的。我從來沒有給任何金融公司做過顧問,也沒有做過任何公司的顧問,沒有做過任何董事會的成員。我的工作主要是告訴大家我認為什么是正確的,以及我認為世界銀行什么是正確的,也許他們有時候會不太舒服。

金融行業并不是我的主要研究方向,我主要研究的是技術,但是我還是想給大家提供一些我的了解和警示。這是我要說的前言,回顧歷史是非常重要的,這樣我們有更好的視角來看現在的波動。世界上最大的一個變化或者發展就是1200年以前,大家開始進入城市,消費是很通用的,生產方面實現了專業化,生產專業化之后你什么東西都買,實現所有活動和生產力的最高,生產的專業化以及消費通用化。

什么是一個正確的規模?一個城市一百萬人口或者一千萬人口能夠實現很大的專業化,一個國家可能有一億或者五億甚至十億的人口,到目前為止專業化仍然非常重要。比如制造某種芯片,可能世界上只有你能做,這些理論對于總統來講太復雜了。

現在世界上的專業化并不是非常多,不同地區可以自給自足,就影響了一定的專業化,但這對于整個世界多樣化的生態系統是有好處的,技術和貿易的進步仍然會繼續,可能在未來幾十年不像以前那樣全球化了。

問:國際貿易大背景的變化,會如何影響全球經濟、中國經濟甚至包括美國經濟,同時對全球金融市場包括對中國金融市場的影響?

周小川:這種情況下,宏觀政策的調整肯定會起到一定正面的作用。 這些政策雖然有正面的作用,但針對性不可能太強,不可能對癥下藥。在短期宏觀政策調整下,還是應該追求更治本的辦法。

從我看來治本辦法有兩個:一是通過貿易談判,通過WTO改革要使搞錯的貿易政策回歸正常,這是對癥下藥。二是對于中國來講,對美國出口減少的部分要盡可能通過擴大銷售渠道出口到其他國家,我認為中國這方面的潛力還是蠻大的。中國現在出口的產品質量相當不錯的,價格適中合理,全世界70多億人口,少幾個億的需求之后,還有很多地方可以銷售這些產品。

政策制定上要有一些鼓勵出口多元化發展的進程,用兩三年時間慢慢你可以找到新的出口市場,建立起新的出口市場。

Paul ROMER:我再說一點,如果你問亞當斯密一句話,如果有十億人幾十億人進行全世界的交流好不好?他說太不得了,20億或者30億人口能進行全球交易是太了不起的事。現在有70億人的全球交易市場貿易市場,在不同的地方進行貿易一定會帶來很多好處。很多芯片可能會有一些獨立的創新,如果我們能夠有各種類型產品進行貿易的話,對于全世界肯定會特別好。

問:相信貿易方面肯定會越做越好,走向正道。 最近國際市場都非常關心,我們的匯率是連續的,金融市場說我們應該看一籃子指數,不是7就是92,假設未來對人民幣的壓力還需要一個市場釋放的話,您覺得國際投資者如果看人民幣,應該看什么?

周小川:我個人對于人民幣匯率的走向最近沒有太多研究。但貿易領域產生的問題有可能再度觸發全球多個國家競爭性貶值。出現這種情況下,如果不希望受到這種損失,往往造成的可能性就是匯率貶值,就容易再度出現像全球金融危機發生以來的所謂競爭性貶值。

G20國家曾經在上海開會時各國財政部長和央行行長曾達成過共識,大家要共同努力防止出現競爭性貶值,我認為這是G20的工作機制中取得的一項很重要的成果。

G20大阪峰會馬上要召開,全球金融穩定理事會應該借這樣的場合,重點研究這個問題,對全球金融市場給予一定穩定的信號。

問:最后想問一下Paul ROMER教授,如果上海想要成為一個真正的國際金融中心有什么建議?

Paul ROMER:我認為有兩個非常大的機遇,第一,發展一個更好的、基于股權的融資系統,我覺得股權是一個非常好的融資方式。第二,從更大程度上來說我們在城市大規模發展方面,也可以通過“一帶一路”進行,這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一帶一路”項目。創造利潤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上海引領打造一個金融系統,可以給中國公司提供一些股權融資,甚至是世界上更多的地方。上海也可以把各種各樣的架構放在一起去調動很多資源,在“一帶一路”上做大規模的基建或者城市設計。

問:周行長還有沒有好的點子?

周小川: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咨詢委員會昨天正式成立,將會討論如何建設好上海國際金融中心。我始終認為金融中心核心可能就是資本市場里的這些內容,在如今電子化非常強的時候,金融業務中有很多業務在哪個地方運作都可以,不需要人聚集在一個城市,通過不斷見面,不斷討論來做事情,需要看到金融中心哪些事最需要大家聚集到一起來做。

我們的咨委會還沒有開始正式討論,先出了幾個題目,有些方面和Paul ROMER先生剛剛說的內容類似,強調股權市場的重要性,同時也強調標準必須要提高,特別強調提高會計標準。同時還要考慮和國際標準的接軌,貨幣可兌換程度也需要提高。現在我們的監管還存在很多薄弱環節,以金融產品為主的市場我們需要按照標準強化監管。此外,人才聚集、信息通暢這些事情都需要不斷往前推進。上海這些年已經打下了很好的基礎,把上海建成國際金融中心的目標早就打出來了,大家的期望值很高,我們還需要做很多事。

更新中……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整理自新浪財經直播 封面圖來自攝圖網

責編 張楊運

Copyright? 2014 成都每日經濟新聞社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使用,違者必究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1120190017  

網站備案號:蜀ICP備19004508號-2  

川公網安備 51019002002025號

明日之后破解版
产业基金配资要求 我国股票指数有哪些 火山策略 网上炒股 基金配资合法性 每日股票指数 股票指数基金场所 宏琳策略配资 兰州期货配资 上证指数 历年 原始股骗局一般多久 股票融资融券要多少钱才能 牛金所 邮政理财产品有风险吗 私募基金配资 国际股票指数基金